焦作论坛关注焦作焦作关注 → 焦作市土门掌村干部吃喝玩乐侵吞村企财产


  共有135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焦作市土门掌村干部吃喝玩乐侵吞村企财产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fazhixuanchuan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新手上路 帖子:2 积分:75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7/1/13 11:22:00
焦作市土门掌村干部吃喝玩乐侵吞村企财产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3 11:25:00

村主任报销14000余元的部分票据 土门掌村委会卖煤款83240元 马村公安分局询问陈太强《笔录》 【核心提示】焦作市马村区安阳城街道办事处土门掌村村民委员会多名村干部遭举报,俩六旬老人直指原村主任、现任村支部书记陈太强吃喝嫖赌全由村企煤窑报销,卖掉他们生产的剩煤和煤矸石获利一二十万元,还侵吞了他们四万元的血汗线。 原承包人 拒之门外 1994年3月,村民李合基(又名李小虎,1950年3月出生)、张好忠(1949年8月出生)开始承包土门掌村煤矿,年承包费为10万元,承包期为8年。2002年3月12日,承包期满,双方达成口头协议由李合基、张好忠继续承包,年承包费仍为10万元。 2002年5月12日,李合基、张好忠决定续包,一次性先缴纳了四万元承包费,土门掌村村主任陈太强、委员杜喜龙和前任村委委员秦小常三人当面收取了现金。 后来,李合基、张好忠要求签订合同。原村主任、现村支书陈太强来到煤矿却说,以后承包费每年涨到30万元,你们如果交不了,别人愿意干。 2002年6月初,马界村煤矿出现矿难,死了人。马村区政府勒令所有的小煤窑停产整顿半年以上。后来政府又决定,让小煤窑之间相互担保,提供安全生产保证金50万元。 李合基、张好忠眼看煤生意不景气,如今有全部停产整顿,就决定卖掉剩煤5000余吨和煤矸石30000余吨,与土门掌村煤矿脱离关系。 可是,村主任陈太强却派杜毛孩、李军保等人看管煤矿,不让从窑上拉任何东西,更不让卖剩煤。为此,李合基、张好忠俩人愤然离开了土门掌村煤矿。 2002年9月26日,土门掌村村委强行接管了煤矿财产,包括李合基、张好忠承包时剩煤5000余吨、煤矸石30000余吨。 随后,村主任陈太强、委员杜喜龙将剩煤卖了10余万元。煤矸石转送给了后来承包土门掌村煤矿的本乡西韩王村村民牛黑汉。后经了解,承包费仍是10万元,不同的是,牛黑汉给村主任陈太强买了一辆桑塔纳轿车。 李合基、张好忠得知后,越想越来气,交了4万元承包费,干了不到一个月,就停产了。村主任陈太强几年来的工资、手机、话费和吃喝嫖赌票据14000余元全由我们煤窑报销,如今却为了一辆桑塔纳轿车,把俩个老承包人拒之门外,还卖掉我们生产的剩煤和煤矸石,不给一分,还有王法吗? 公安介入 法院判决 于是,李合基、张好忠俩人决定报警,要回他们缴纳的承包费4万元、陈太强先前在矿上的报销费用14000余元(工资、票据、手机费、都市海滩夜总会和龙士达不夜城歌招待费等)以及卖煤款10余万元。马村公安分局刑警二中队的介入,也证实了李合基、张好忠俩人的举报事实。 2005年12月26日,马村公安分局刑警二中队对土门掌村村主任陈太强询问笔录如下。 问:为什么没有签订续包合同? 答:当时,政府对小煤窑控制很严。俺村的煤窑能不能继续生产还是个问题,所以没有签合同。 问:你讲一下所剩的煤? 答:多少吨我记不清,卖了10万多元,这些钱都入到大队的账上。 问:其他还有什么东西? 答:还有好多矸,牛黑汉承包煤矿后非让我把这些矸拉走。因为当时煤生意不景气,矸堆的到处都是也没人要。后来煤生意好了,牛黑汉把这些矸搅到煤里都买了。 问:除了以上拉的煤,你还从煤窑里拉过煤吗? 答:还拉过一次,就是续包(4万元承包方)的时候,马界煤窑出事后,村煤矿也停产了。我向煤窑要经费,他俩没钱,我让秦小常、杜喜龙去拉过煤,是张好忠他女儿过的磅,具体多少我记不清,买的钱都入大队帐上了。 问:以上所讲是否属实? 答:属实。 以上记录看过,和我说的相符。陈太强(签字、画押) 2007年4月2日,李合基、张好忠于向焦作市马村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决土门掌村委会立即返还卖李合基、张好忠的煤款83240元;5月份缴纳的承包费4万元;陈太强先前在矿上的报销费用14000余元。 2007年5月10日,土门掌村委会提起反诉,请求判决李合基、张好忠支付其拖欠的2002年3月13日至2002年9月26日期间的煤矿承包费53888.90元。 2009年8月30日,焦作市马村区人民法院作出(2007)马民初字第146号民事判决:土门掌村村民委员会偿还李合基、张好忠煤款82240元;驳回李合基、张好忠的其它诉讼请求;驳回焦作市马村区安阳城乡土门掌村村民委员会的反诉请求。 2010年2月3日,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2)焦民再二终字第8号民事判决书:土门掌村村民委员会偿还李合基、张好忠煤款82240元;李合基、张好忠给付土门掌村委会承包费53888.90元。以上款项折抵后,土门掌村委会还应给付李合基、张好忠款29351.10元。 六旬老汉 漫长维权 “陈太强自己亲自说,续包的时候,马界煤窑出事后,村煤矿都停产了,向煤窑要经费。你一边卖我们的煤,一边还记着2002年3月13日至2002年9月26日期间的煤矿承包费53888.90元。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竟然还认可,公正何在?” “我们的四万元承包费,村主任陈太强、委员杜喜龙和前任村委委员秦小常三位村干部当面收取,花到哪里去了?你们把账目拿出来!拿不出来,说明就是被你们私分了。” “陈太强对公安人员承认,剩煤卖了10万多元,这些钱都入到大队的账上。如今怎么只有83240元煤款票据?剩下的钱去了哪里?” “作为村干部,工资由政府财政补助,凭什么连吃喝嫖赌的费用,还向我们村办企业吃拿卡要。把我们给你报销的单据款,全部还给我们!” “你们作为村干部,跑到焦作市都市海滩夜总会、龙士达不夜城歌舞厅消费,不是吃喝嫖赌,还能做什么?” “陈太强,牛黑汉送你一辆桑塔纳轿车。是不是拿我们三万余吨煤矸石交换来的?必须解释清楚,还我们的三万吨煤矸石!” 李合基、张好忠俩六旬老汉气愤填膺,14年来漫长上访反映,表示要维权到底!(马艳 晨曦)

 (帖子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