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作论坛焦作报业山阳城副刊 → 焦作日报`山阳城副刊《焦作诗人志》栏目作品汇集


  共有114883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焦作日报`山阳城副刊《焦作诗人志》栏目作品汇集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麦莎
  1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黑侠 帖子:786 积分:5587 威望:10 精华:21 注册:2007/6/7 15:4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4/16 10:41:00

以下是引用呼延谟在2010-4-9 22:29:00的发言:

把大鸟同志也祝贺出来了。

热烈祝贺大鸟上榜!!!


 (帖子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呼延谟
  1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8120 积分:46806 威望:0 精华:11 注册:2009/12/1 11:3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5/10 13:18:00

●乔  叶 / 焦作诗人志
2009年5月,在四川

(组诗)
稿件来源:焦作日报  作者:
●乔 叶/焦作诗人志

  乔叶,河南省文学院专业作家,中国作协会员。河南省作协副主席。著有《我是真的热爱你》等三部长篇小说及中短篇小说集《我承认我最怕天黑》。另有散文集《自己的观音》、《天使路过》等多部。在《收获》、《人民文学》、《上海文学》、《十月》、《诗刊》等刊物发表小说、散文及诗歌计50余万字,多篇作品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刊物及多部年度小说选本转载。曾获第十二届庄重文文学奖,第一、三届河南省文学奖,第三、四、五届河南省文学艺术成果奖,第五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最具潜力新人奖”,第十二届《小说月报》“百花奖”,第八届《十月》文学奖,首届《人民文学》新浪潮小说奖,《上海文学》中篇小说大赛特等奖,《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奖以及“2006名家推荐中国原创小说年度大奖”。被中国青年作家批评家论坛推选为2006年度青年作家。在创作小说和散文之余,一直没有间断诗歌创作,曾参加《诗刊》第十五届青春诗会。

  地震孤儿

  那个小小的男孩

  他不肯正视我的镜头

  一直不肯

  

  和小伙伴们说话时

  他的神情天真,欢乐

  但一面对我们的镜头

  他就变得冷静和骄傲

  眼睛里满是倔强和排斥

  

  他讨厌我们

  他讨厌我们来打扰他平静的生活

  

  可是,亲爱的孩子

  我是如此喜欢你对我们的讨厌

  这讨厌让我知道:你不是弱者

  你从没有把自己当弱者

  

  最强大的未来,就在你这里

  

  在地震遗址前拍婚纱照的情侣

  2008年“五一二”邂逅相识

  2009年“五一二”预备结婚

  婚纱洁白,西服洁白

  手套洁白,百合洁白

  你们就要结婚了。这多么好

  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

  我一定要祝福你们

  如同祝福我自己

  

  其实,震源深处的如雷地声

  是一门前所未有的结婚礼炮

  从它响起的那一刻

  无数的中国人都开始结婚:

  让痛苦和幸福结婚

  让悲伤和欢乐结婚

  让灾难和坚强结婚

  让泪水和笑容结婚

  

  每个人都在结婚

  这是一个浩大的婚礼

  每个人都是新郎和新娘

  每个人都在诞生一个小小的孩子:

  迟钝诞生敏感

  麻木诞生激情

  猖獗诞生敬畏

  卑微诞生尊严

  吝啬诞生无私

  残酷诞生泪水

  轻浮诞生厚重

  弱小诞生强大

  

  天作证

  地为媒

  所有人结婚的对象

  都是自己的内心

  

  玲珑版图

  突然间,我看见了河南

  新乡,驻马店,焦作,信阳

  ……都是河南

  我亲亲的河南

  

  我把脸贴近这些名字

  这些沾着雨水和灰尘的名字

  这些涂写在板房外墙上的凉滑的名字

  到我这里,成了一团火

  

  火不止一簇:

  上海——都江堰

  北京——什邡

  福建——彭州……

  抬眼一看就是一个地方

  随便一走就是一个省份


 (帖子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爱了就算
  13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新手上路 帖子:5 积分:91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0/5/1 22:1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5/17 9:33:00

 热烈祝贺

 (帖子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呼延谟
  14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8120 积分:46806 威望:0 精华:11 注册:2009/12/1 11:3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5/25 16:57:00

欢迎爱了就算老师!

 (帖子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
支持(0中立(1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自以为灯
  15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新手上路 帖子:86 积分:843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0/6/13 22:0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6/14 10:08:00

不知道怎么了,现在的诗是诗人与诗人之间的事了,好象和大家没关系了。

 (帖子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
支持(0中立(1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呼延谟
  16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8120 积分:46806 威望:0 精华:11 注册:2009/12/1 11:3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7/29 16:07:00

《焦作诗人志》第8期

==================================

●马冬生 / 焦作诗人志
事物及其他
(组诗)
稿件来源:焦作日报  作者: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诗人简介 马冬生,1969年生,博爱县人。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焦作市诗词学会理事。作品散见《亚洲诗坛》、《中国文学》、《北京文学》、《星星诗刊》、《诗神》、《诗歌月刊》、《散文诗》、《新世纪文学选刊》、《两岸关系》、《大河报》、《焦作日报》等百余家报刊。曾获《河南日报》、《星星诗刊》、《诗神》奖。著有诗集《燃烧的雪》、散文合集《岁月印痕》。曾被河南卫视、焦作电视台等媒体专题报道。

  蛙声

  从郊外的池塘走过

  肯定有什么窒息了

  月光落地的声音

  

  异乡的荷是乡愁的站台

  谁试着学了声蛙叫

  居然有蛙和他和鸣

  

  一定是有完整的乐谱

  一定是有人在指挥

  在领唱,蛙声漫过夜空

 

  铃铛

  从今天起做一个小学生

  听铃铛的话走进教室

  从a、o、e开始,从0开始

  

  不能把一篇春天的课文

  读得过于姹紫嫣红

  断断续续,才能返老还童

  

  从今天起做一个小学生

  听铃铛的话,放学回家

  不要把校门口的家长打量

 

  荒地

  我喜欢从一片荒地穿过

  从燕麦、瓦砾、羊的身边

  让放慢的脚步回到从前

  

  被空气中散发的草香包围

  我恍惚看见干涸的水坑

  有两条小鱼在快乐的聊天

  

  我越来越喜欢这片荒地

  斜靠在机井房边的老者

  浑身沾满干净的尘土

 

  麻雀

  我每天经过这片小树林

  一群麻雀在枝桠间飞

  好像在飞给我一个人看

  

  这些麻雀是在替我飞

  在替我做一些飞

  和飞以外的事情

  

  当麻雀飞离我的视线

  我开始懊悔

  没有替它们做些什么

  

  当我试图在晃动的光影里飞

  人间的另一群麻雀

  占满了我的灵魂

 

  

  让我和一只羊并排行走

  一起俯下身子吃草

  一起咩咩地懒洋洋地叫

  

  慢慢地,白云的白

  会落在我身上,白云的白

  会带我飞向辽阔的草原

  

  那就变成一只羊

  混在洁白的羊群里

  爱诗的我,从此爱上青青的草

  老式自行车

  孤单单,斜靠在墙角

  太阳晒不到时

  就挪一挪影子

  

  它肯定有重新上路的想法

  尽管没有人愿意多看它一眼

  尽管两个车轱辘已是绝望

  

  谁也不要把它移走

  谁也不要擦去它身上的锈

  在墙角,它还在喘着未来的气

 

  

  我必须把它带到城里

  锄禾的锄,花园需要它

  荒芜的心灵需要它

  

  我知道,它更想返回乡下老家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7-29 16:08:32编辑过]

 (帖子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大鸟
  17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多属性 帖子:801 积分:5885 威望:10 精华:35 注册:2007/5/13 16:1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11 9:02:00

为东生致贺!


野鹤小巢

红袖文集

 (帖子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大鸟
  18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多属性 帖子:801 积分:5885 威望:10 精华:35 注册:2007/5/13 16:1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11 9:03:00

各县的同志们都应当集中在这里,让这里成为焦作当然的文化中心!


野鹤小巢

红袖文集

 (帖子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大鸟
  19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多属性 帖子:801 积分:5885 威望:10 精华:35 注册:2007/5/13 16:1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11 9:04:00

以下是引用自以为灯在2010-6-14 10:08:00的发言:
不知道怎么了,现在的诗是诗人与诗人之间的事了,好象和大家没关系了。

是有点啊!这是时代之幸?还是时代之病?



野鹤小巢

红袖文集

 (帖子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呼延谟
  20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8120 积分:46806 威望:0 精华:11 注册:2009/12/1 11:3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12 12:22:00

《焦作诗人志》第9期

==================================

稿件来源:焦作日报  作者:

  ●郜希贤/焦作诗人志 

 

  掠过城市的乡土(组诗) 

 

  诗人简介  郜希贤,笔名黄丽楼,怀川沁河边生人,少时居乡下不出。19岁那年秋天,许是梦幻使然或莫名的压抑,懵懂中揣着几本最喜爱的书籍和母亲做的6个大窝头,奋然向太行山那边走去。翻越一座座大山,穿过一片片丛林,渴饮流泉,困宿石板,就这样一直走了近20天。因为处处视野充盈,感觉新奇,身心便产生了不竭的力量,纵是鞋磨没了,脚却依然健在。他那时看见的星星是一个人的星星,听见的水声是一个人的水声。但遗憾的是,他最终没能到达内心幻觉的那个地方,以至于数十年之后,仍在不停地跋涉。这次人生中的第一次出走,注定为他以后诗歌写作的风格铺上孤寂而悲壮的色彩。他记着一位朋友20年前说过的话,盼望有一天能放下庸俗,在广袤而明净的空气里,化蛹成蛾……

 

  雨 水

 

  应该是我老家的雨

  今天,齐刷刷、急匆匆地下在了城市

  

  人口流动的城市

  梦幻一样的城市

  它亲情交织的大街

  瞬间里成了河汊

  要是在老家我该是多么幸福

  这样的天气里

  我会身披蓑衣拿瓦罐接水

  把积在门口的雨一点点引入水窖

  还会跑到田头的那个草庵里

  听田地喝水的声音

  

  而落在城市的雨水却白白浪费掉了

  包括闲下来的人,商场前停靠的钢钎

  街面上空下来的好多时间

  

  大地上的每一处都对应苍天

  彼此心中都有,缺的就一条言路

 

  望望一座高楼

 

  江岸上的这座银色楼房真高

  我用眼睛沿着窗格子爬上好几次

  都没查清层数

  

  不知那么多的房间里是否都有人

  也不知他们各自在干些什么

  但我能够想到

  这座楼上的人,一定是一些有着远大志向的人

  他们可以看得很远

  可以把地面上的事情缩小

  

  用飞一般的速度

  早早地赶在我们前头

  

  他们还可以在嘈杂声之外思考

  那样想出来的事情

  肯定比我们平时想出来的事情

  更加周全

  作为一个没太见过世面的人

  

  除了感动,我今生所有的奔走

  注定被一座座矗立的事物引领

  

  此刻我真想把行囊里的东西腾空

  直奔这座高楼之顶

  把天空那一大朵一大朵白云摘下来

  然后给远在豫北乡村的一个小屋打个电话

  

  道一声:娘啊,咱以后再不种棉了

 

  唢呐的声音

 

  有事没事

  爱给乡下老父老母打个电话

  

  在这次跟母亲通话中

  电话那头却隐隐传来

  唢呐的声音

  

  我猜想,该是隔墙卧床一年多的二娘走了

  她九十多岁,又挨过了一个冬天

  我知道,这样岁数的老人逝去

  被村上人称作喜丧

  

  母亲电话里问了我的工作,问了我女儿的功课

  我问候了母亲、父亲的身体

  母亲没有提及街上的唢呐声

  我也没有去问 

 

  时 光

 

  一砂锅一砂锅的草药

  午夜飞奔的架子车

  最终,没能把奶奶留住

  

  回想奶奶一生的辛苦

  父亲,狠心把家里的两头耕牛

  卖了一头

  为一辈子没住过新房的奶奶

  置办了一口好看的棺椁

  

  那天耕地时,父亲心疼剩下的一头牛

  便在犁杖的一端加条绳子

  让我添些力,与牛一起拉犁耕地

  时光的绳子,至今勒在我的肩上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8-12 12:23:23编辑过]

 (帖子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总数 38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