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作论坛文化焦作时尚·女人 → 《让“说说”在这里集合》之七十三


  共有49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让“说说”在这里集合》之七十三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刺梅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5005 积分:29280 威望:10 精华:46 注册:2007/4/2 13:09:00
《让“说说”在这里集合》之七十三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6/21 14:09:00

 《让说说在这里集合》之七十三

2016年6月3

这几天大概是我的“霉运季节”,几乎天天都有倒霉事发生:打牌牌运不佳,打两次输两次, 今天又输了三百多; 去朋友家做客,腿会被猫抓烂;和儿子通电话,没说上几句话,就话不投机吵了起来;今天和朋友约好的事又被无故爽约,让我大为恼火,对着那位放我鸽子的朋友就是一顿大吼。

诚实守信是一个人应具有的基本素质,可有些人偏偏把这些东西不当回事,从不考虑对方的感受,每每遇到这类人这类事,都会被气的发疯,又深感无奈。

但愿这些不良情绪尽快过去,希望明天一切都好。

2016年6月4

车站是一个人声鼎沸,热闹吵杂的地方,也是一个承载了人们许多种情感的地方。

这里有欢笑,有悲伤,有离别家乡的伤感,有回归故里的喜悦。有情人相送挥洒的泪水,有亲人团聚幸福的笑容。

经常出行,但很少写关于车站、火车上的一些文字,因为独来独往,并没有发生或见到过什么有趣和可记录的事件或故事,偶尔在火车站遇到一个熟人,也只是点点头打个招呼而已,并无出奇之处。

而今天在焦作火车站却遇到了一位我做梦都不会想到的故友,其离奇的相见场景让我现在回想起来还感慨不已。

他是我九五年在“汇亨”宾馆筹备开业时认识的一位朋友。当时他做为技术人员,被老板从外地聘请过来,负责宾馆的装潢设计工作。

那时他才三十多岁,正处于男人最好的年华,而且 1.8多的个头 ,不胖不瘦,白皙的皮肤,配上一头微长的卷发,艺术家的气质在他身上浑然天成。

由于我当时在那儿担任副总职务,所以也得到了他的重视和尊重,有时会在值班的晚上,一起去坐地摊吃宵夜,当然前提是还算聊的投机,所以彼此都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后来工程结束,他回到他的家乡新乡,做了一家电器开关设备的代理商,我也离开宾馆,去到一个新的行业工作,但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有一次去新乡玩,还到他的店里小坐了一下。

而随着时光的流逝,大家都为着自己的生计奔忙着,不知不觉中,我们已渐行渐远,淡出了对方的视线,联系方式也在手机频繁的变更中不知去向,慢慢的我们甚至忘记了对方的名字。

今天,大概是老天爷安排我们在此相遇吧,所以时间节点,一切安排的都是那样的巧合,像极了电视剧里所演绎的桥段:

当时我进站后,如果不是在一楼小坐了一会儿,而是直接上二楼去候车;当我拎着行李箱正准备上二楼候车室的楼梯时,如果不是他刚好去楼梯旁边的垃圾箱里扔东西,那我们可能就擦肩而过了,可能这辈子都没有再见面的机会了。

也得益于我的执着,因为在他扔完东西转身离去的那一瞬间,我才无意中瞟到了他的背影,只感觉这个人似曾相识,脑海中忽然就闪出了他的影像:难道是他,因为二十年前的发型一点没变。

而又在心中否定: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出现在焦作的火车站?!心想大概是一个和他长的有点相像的某个人了吧。

眼瞅着他已背对着我坐在了远处的位置上,想仔细辨认一下都没了可能。

犹豫再三,我推着箱子走到了隔他一排的对面,因为从身高到发型都太像他了,所以我不死心的跟了过去。

这时他也刚好朝我这个方向望了过来,但大概他断然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我, 而且毕竟二十多年过去了,岁月已经在我们的容颜上,留下了抹不去的痕迹,所以他只是扫了我一眼,并没做出任何反应。

见此情景我也有点恍惚,难道我真认错了人?难道不是他?

不能就这样走人, 得去问一下他,问他是否从新乡过来?

于是我放下手中的行李向他走去,这时他刚好调整坐姿,朝着我扭身过来,看到我的一刹那,他也愣住了,并马上起身迎了过来:“怎么会是你?”

但因他要坐16:50时的火车回新乡,我们只聊了几分钟,得知他来焦作洽谈一个业务,就匆忙互留了手机号,然后各自登上开往不同方向的列车。

无独有偶,当我刚在开往郑州的城际列车上坐定,只听头的上方一声脆叫:“马工,是你吗?”

猛回头,一个长发飘飘的大美女站在我的身后。

原来她是我在蓬业公司工作时的一位小同事,其实刚才我就看到过她,但当时我也像那位新乡的朋友看到我一样的感觉,并没想到在这儿能碰到她,所以对她也是“视而不见”。不是她像我一样不死心的来车厢里找我做进一步的确认,我和她可能也就擦肩而过了。

和别人调换了一下位置,我和她坐在了一起,她说我一上二楼候车室她就看到了我,但没敢贸然和我打招呼,一直跟到车上,才有了我和她的同行。

小同事虽然已经长大,但依旧漂亮,而且随着在社会大学的摸爬滚打,初进职场的羞涩已荡然无存,沉淀下来的是老练成熟。更让人不敢小觑的是,人家现在已是一个造价班的讲师了。

列车到站,继续前行,我踏上了开往上海的列车,而她则留在郑州,因为她的讲台在那里。

在这里祝福她,祝福她的明天更加美好幸福。

此刻,我躺在奔驰的列车上,回想着刚发生的一切,感觉挺奇特。

也许我和他或她还有交集,也许没有,但不管怎样,今天的相遇都是那样的美好,所以今天撰文在此,将今天的奇遇写进了人生的记忆里。

2016年6月5

应该九点三十三分到站的列车,竟提前了快半个小时,在九点零七分就抵达了上海。

经常坐火车晚点,像这样提前这么多到站的情况,还真很少碰到。下火车时问一列车员:咋提前这么多呢。

列车员调侃道:提前不好吗?,是不是一提前还不适应呢。

和上次来儿子家一样,进门放下行李就开始忙活,吃过午饭接着干,直到下午五点多,才算告一段落。主要是给从焦作带来的水培植物“安”个合适的家上,花费了我不少的时间,但当看到这些植物在它们的“新家”,摇曳着美丽的身姿,累点也开心。

2016年6月6

如果说在家的日子还有点浪漫小资的情调,到了上海可就成了大厨娘一个,每天基本就是和油盐酱醋茶打交道了。

今天正式“上岗”,上午和儿媳一起去逛了市场,并买了鱼、虾、牛羊肉以及水果和各种佐料等一大堆东西(蔬菜昨天儿子已经买了)。

买的过程发现了一个现象,晚上想吃涮羊肉,结果发现偌大的菜市场,竟买不到一包韭花。无奈,只好让儿子在网上买了一瓶王致和的韭花酱。

但也有让我很感慨的,昨天晚上儿子在网上买了许多东西,如蒸锅、泡脚盆……等,没想到今天上午十点多就到货了,而且不管东西大小多少,不管你住的楼层多低多高,一律送货上门。

我想上海难道没小偷,他们的快递就不害怕丢东西?就咱焦作的小偷多,因为焦作快递不上门送货的理由就是害怕丢东西。

2016年6月7

今天是正式“上岗”的第二天,吃过早餐,拖了一下地,然后将朋友送的小孩衣服,放到蒸锅里去煮了一下。

儿子的同学有能耐,在生第二胎的时候,一下子生了一对龙凤胎,等于超额完成了“二胎”任务,所以这辈子估计他们不会再要孩子了,于是将一大包约有几十斤的衣物,统统邮寄到了上海我儿子的家,再加上儿子的同事也送来了近二十余件的衣物,这样一来,包括小月孩穿的,长大一点也可以穿的,有上衣有裤子,有帽子有护嘴,有肚兜有包被,单的绵的,长的短的,应有尽有,甚至还有尿不湿和尿片,其数量和品种,快够一个幼儿园的小朋友穿戴了。

我从它们中挑出一些近期可以用的,将它们清洗消毒凉嗮,其余的依然打包封存起来,除了少量的将来可能会用上一些,我看大部分以后也是转赠的料。

今天下午还心血来潮的去将头烫了一下,寓意着我新的生活要“从头开始”。

这也是继1981年,也就是说在相隔了三十五年后,第二次在上海做了头发。

“81年”,旅行结婚来了上海,为了拍婚纱照,去理发店做了头发;2016年,为了迎接儿子的“儿子”的诞生,我又一次来到了上海,并没有计划的去做了头发。

看似一个无意的举动,细细想来,却感觉冥冥之中好像都安排好了似的。

因为上海虽只是我婚姻的开始地,但却是我孙子人生的出发地。

此刻又不得不让我感慨人生的变迁轮回是多么的有意思。

2016年6月8

上海的太阳公公似乎不欢迎我,因为来上海已经几天了,竟没见它露个面,而且前两天一直是大风呼啸,尤其在晚上,风凉的我都把薄羊毛裤又穿上了。

今天总算树叶静止了,但细雨又开始霏霏起来,不过湿润的空气,尽管让人感觉有些潮湿,但清新的空气呼吸起来还是蛮舒服的。

下午帮他们整理了衣柜,将夏季不用的被褥收纳起来,顿时两间屋子都清爽了许多。

儿子搬至这个小区,我是第二次来,因出没小区都是直来直往,出去买东西,回来就进家,所以小区究竟啥模样也不知道,于是整理完衣柜,拿一把伞就下楼寻找雨中的“浪漫”去了。

沿着小区转一圈,发现面积虽不是太大,但绿化的不错,三十几幢楼排列的错落有致,井然有序,不仅有普通的汽车车位,而且还有电动汽车的车位,并设有充电的设备。

看来,大城市各方面就是比小城市超前啊。

2016年6月9

今天是“端午节”,不管这个节日是祭祀的,还是有其他的意义,反正中国的老百姓都比较重视,没看家家户户又是包粽子,又是做菜角的。

不喜欢吃粽子,所以也没做,不过儿子和儿媳的单位都发了粽子和鸭蛋等食物,弥补了我不会做的“缺陷”。

儿子放假三天,于是上午又和儿子一起去进行了大采购,回来将前几天买的牛羊肉卷从冰箱里取出来,吃起了涮锅。

下午又是炸丸子,又是煮肉皮做皮冻等,忙的不亦乐乎。

写到这儿又要感慨一番,感慨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想吃点皮冻,也是像买韭花一样,满世界找不到一家有卖的,只好买点猪皮自己回家做了。

晚上又发现了一个令我十分意外的当地习俗。

吃过晚饭,和儿子儿媳一起去散步,也想顺便去看看当地的广场舞,看是否能参与一下,锻炼锻炼身体。

谁知到那儿一看,人家都在跳交谊舞。

问旁边一位女士:“这里没有广场舞?”

有啊,结束了。七点半就结束了。”女士回答。

啊,这么早啊。”我很惊讶。

我们六点半就开始了。”

六点半不正是做饭吃晚饭的时间吗?!”我大为不解。

我们四点半就吃过晚饭了。”

女士的回答让我又一次惊奇:“怎么吃这么早呢?!你们只吃两顿饭?”

三顿啊,早餐七点左右,午餐十一点,晚餐下午四点半。”

听她这样讲,我仿佛像在听天方夜谭。

此刻我回想一下,确实发现满大街没有看到一处坐地摊的。

2016年6月10

今天过的又是比较“隆重”,中午为儿子他们包了饺子,韭菜馅的,儿子最喜欢的口味。

用心做出来的味道,肯定不错,所以饺子受到了儿子儿媳的欢迎,尤其是儿媳还用了比较“夸张”的语气“饺子好好吃啊”给了我很大的安慰。

晚上邀请了住在同一小区的儿子的同事两口来家做客,由我主厨,四凉六热十个家常菜(花生米拌西芹、香肠、皮冻、花椒炝黄瓜、肉末豆腐、红烧肘子、水煮丸子、茭白肉片、酸辣土豆丝、虾仁西兰花),表达了一份他们同事间真诚的友谊。

为儿子儿媳做饭用心,为他们的朋友做菜依然用心,所以朋友吃的高兴,儿子也很开心。

此刻,我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写着“说说”,儿子则在厨房里洗碗刷盘,收拾着宴席的残局。

这方面,儿子做的不错。

2016年6月11

来上海几天,除了去买菜或者偶尔散步,基本没下过楼,今天终于在儿子的陪同下,走出了家门,去到南京路、外滩和人民公园转了一圈。

外滩和南京路其实没有太多的期待,因为已经去过很多次了,倒是对人民公园的相亲角有点好奇,所以下了地铁,我们就直奔了那里。

很多年前就听说过这个地方,但没实地去过,想象不出是个什么样的场景。今天实地一看,哇塞,这那里是一个“角”啊,其规模其热闹程度简直就是一个”集贸市场”啊。

替子女相亲的“老人家”们,坐着个小板凳,像摆地摊似的沿着路边有序的一溜排开,每人面前放着一把伞,伞上面有一张纸,有手写的,有打印的,主要介绍自己儿子或女儿的个人情况。

看着那些大妈大爷们,那么热的天,坐在那儿像在“出售”自己的儿子或女儿,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心想,这大概只有在中国才能看到的景观吧。

,外滩、南京路永远都是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尤其是外滩,竟有武警在那执勤站岗。

问了一位武警:“你们每天都在这儿站岗?”

不是,只在节日过来。”武警回答。

看来外滩踩踏事件不会再发生第二次了。愿中国各地能防患未然,不要再发生此类事件了。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6/8/17 17:23:19编辑过]

 (帖子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